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菜窖往事
2019-10-24    黃春燕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  小時候,我家居住在林場。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交通閉塞,物資匱乏。那年月,林場家家戶戶都備有菜窖,用以貯存蔬菜。把蔬菜從地里收回后,讓陽光曬去表面的水分,整理后便可入窖了。在漫長的冬天里隨時想吃,便可下窖去取,依舊新鮮如初。也許菜窖就是北方人為冬天吃菜而發明的吧!


  林場各家的菜窖一般都很大,能貯存上千斤的秋菜。那時我家菜園子里是一個大窖,這個菜窖大概有2 米深,窖里有許多小木桿橫豎地搭起了架子,用以擺放白菜。蘿卜的貯存不能隨意,必須得保持足夠的水分。一般在菜窖的底部挖個土坑,要把蘿卜掩埋在土里,才能保證水分不流失。把蘿卜、白菜入窖后,氣溫降到零下,漫天飛雪的時候就可以蓋上木板訂制的蓋了。滴水成冰的天氣里,想吃蔬菜了,就可以拿著土籃子下窖去取。

  菜窖開始“封口”后,每次下窖取菜就得注意了。打開菜窖蓋兒后,不能馬上下去,要敞一會兒,否則里面高濃度的二氧化碳會讓人暈倒。

  比起院子里的大窖,另一個屋里的小窖就小很多,深厚一米左右基本就是儲存土豆,偶爾,我們也偷偷藏貓貓。記得那是一個春天的黃昏,吃過晚飯的小伙伴又聚在我家玩起了捉迷藏。游戲開始后,我尋思著在屋里找個可以藏匿的地方。這時候就得一心二用,一邊緊盯著那位被布條蒙上眼睛的小伙伴,一邊本能地移動腳步。為了防止在我轉身時,那位小伙伴偷看,我盡量退著走。這時,我看見在一旁看熱鬧的大姐抿嘴笑。我想她在笑我的聰明吧!正退著,突然,我覺得腳下踩空,忽悠一下,怎么周圍的東西都跑上面去了 ,我的面前是長長的水泥地面,我啞然,一時不知所措。那時雖然只有六七歲,但是很快直覺告訴我,我掉進窖里了。大姐在一旁笑出了聲。原來,天暖以后,土豆生了芽,白天時,媽媽在窖里面掰芽,上來后,也沒蓋窖門,只是把窖蓋的板子橫在窖口。這在上面看也是醒目的,只是我倒著走的,結果……唉,后面沒長眼睛。

  日子總是在不經意間溜走,去外地求學,回小鎮上班、結婚生子,不覺間,我從不諳世事的孩童已進入為人妻為人母的中年。與我一樣,悄悄變化的還有我生活的這個小鎮。受棚戶區改造政策的惠澤,我家和父母家先后搬進了樓房。從住進樓房那天起,菜窖的往事便成了心底最深處的記憶。分布在小區里大大小小的超市隨時歡迎著你,冬天超市里的商品依舊是琳瑯滿目,原產南方的水果蔬菜比比皆是。只要你想買,隨時隨地,確保著新鮮、確保著充足……

  如今,我們的生活中沒有了菜窖,可是那些林林總總的超市正發揮著當年菜窖的功能,隨時為我們提供著新鮮的蔬菜……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