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鄉情,我與林區小鎮
2019-10-24     岳曉春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  

  我的家鄉清河,是一個多山多水的林區小鎮,它北靠山巒起伏的小興安嶺南麓,南面半個鎮子都被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松花江水所環繞;東西貫通的一條主要大街一刻鐘就能走完全程。年年歲歲,日出日落,它真像大山懷抱中的一顆綠寶石,披著歷史的云煙,歷經世事風雨變遷,雖年輪上布滿滄桑的苔蘚,卻依然容顏不老地綻放生機,年輕而活力四射。

  上世紀70年代中期,在縣城讀小學的我,跟隨工作調轉的父母,一家五口人,在寒冬臘月一個大雪飄飛的日子,舉家乘車輾轉來到這個偏僻、地廣人稀的小鎮。這就是我要生活的新的家鄉嗎?我稚氣驚異的目光里,偌大問號雪花般飛舞。沒有樓房,幾幢紅磚紅瓦的平房棋子一樣散落雪地上,而更多的低矮泥草房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;家家戶戶煙囪冒出的縷縷白色炊煙,在半空中裊裊升騰,從高處俯瞰,鎮子好像堆銀砌玉的雪國。天色很快黑下來,深藍色的夜空下,山的頭頂掛著一輪又圓又大的月亮,銀色的月光零零星星濺在院子里,泛起溫潤的光澤。天高地遠,蒼涼寂寥,只是偶爾有狗吠聲從街坊鄰居家傳來。夜漸漸深了,不知是寒冷,還是陌生,漫漫的長夜令年少的我膽怯,我一下子摟住未睡的哥哥,像挨了打委屈得失聲大哭……

 

  我上學了。剛剛建成的校園與我曾經就學的城里學校天壤之別。坑洼不平、顯得有些凌亂的操場上,立著兩只孤單單的自制的木板籃球架。時令盡管是冬天,但仨一伙、五一幫和我年齡相仿的學生,戴著家里縫制的狗皮帽子,身穿臃腫的棉襖棉褲,在雪地里盡情嬉鬧、玩耍,寒風中個個小臉蛋凍得像熟透了的紅蘋果,清亮的笑聲脆生生地在操場上回蕩。

  上課了。教室極為簡陋。班里五六十名男女同學已經整齊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等候班主任老師的到來。而屋中央最為醒目的是廢棄的舊鐵桶切割一半、底部用紅磚砌成的大火爐子,爐內的木柈子嗶嗶啪啪熊熊燃燒著,紅紅的旺盛的爐火,溫暖并穿越了山區沒完沒了的冬天。
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的周圍也多了同齡的好朋友。放學后,小伙伴們都喜歡到我家里圍坐一圈兒,看我從城里帶來的小人書,或當時我們看不太懂的書籍。到了達子香在山崖上芬芳的早春時節,大家會相約跑到附近的山上,采挖婆婆丁、苣荬菜、小根蒜等野菜拿回家食用。亙古巍峨的群山,濃綠茂盛的森林,以及山林里那么多數不清的野菜野果給了山里人生活的特殊補償。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,大自然無私無盡的饋贈,讓久居大山的人們品嘗到獨有的綠色美味佳肴,分享生命中那一份甘之如飴的甜蜜。


  幽靜、安詳的光陰涂抹著春夏秋冬山山嶺嶺的顏色,大人們從早到晚忙著伐木運材的事情,而我們這些懵懂初開、不知愁滋味的小小少年,在這近乎世外桃園的小鎮,在這片沉睡后醒來的森林里,似一棵棵小樹苗,昂著頭努力生長。

  日月穿梭。讀完小學,中學的幾年時光也不知不覺從眼前滑過。我高中畢業那年,國家已經恢復了高考制度,血氣方剛、十七歲的我躊躇滿志地邁進了大學的考場。但是,命運并不眷顧我,由于成績不佳被高等學府拒之門外。生活沒有旁觀者,而命運更不會隨意向懦弱者露出微笑。擦干眼淚,不再憂傷,我嫩嫩的肩頭扛起一根撬棍,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門,我成為貯木場近千名職工中年紀最小的一個,那年我虛歲十七。

  高聳的楞垛一座座相連,縱橫楞場東西南北的鐵道線,宛如一支巨筆在雪的宣紙上,黑白分明的瀟灑大寫意。江岸船塢處,塔吊長長的鐵臂與空中的流云約會。一眼望不到邊的整個場區,到處是絞盤機、電鋸、運材汽車等機械設備的轟鳴聲,還交織著粗獷、方言濃重的勞動號子,人歡馬叫,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十分壯觀。

  那是北疆寒氣逼人、滴水成冰的冬天。室外氣溫降至零下40攝氏度,露天作業的工人們都用棉帽子、棉大衣、棉靰鞡鞋,整個人從頭到腳捂得嚴嚴實實。但造材、歸楞年輕體壯的一些小伙子卻不畏寒冷,手握的搬鉤上下翻飛,紅撲樸的臉上熱汗流淌。隔三差五的“大煙泡”彌漫的天氣,楞場滿天滿地白茫茫混沌一片,雪落盈尺,深處齊腰,雪團隨風騰空而起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呼嘯。人在風雪中行走,十米之外看不清對方的輪廓。極寒的氣候,有的工人還是被凍傷了。即便這樣,場里每天的木材生產照常進行,工人的出勤率始終保持最高記錄。讓我記憶深刻的是,電線桿上懸掛的高音大喇叭,清早上班,就能聽到各班組生產進度的數據播報,場廣播站女播音員那甜美、圓潤的聲音,萌發了我對異性向往的第一縷純潔如水的情愫。入夜,燈火通明的職工食堂擠滿了夜班就餐的工友們。兩合面窩頭每個半斤重,外加上面飄著油星兒的大海碗清湯,大伙吱溜吱溜的喝湯聲,眨眼間一個大窩頭就進了肚的吃相,令我目瞪口呆。同工組一位胡子拉茬、操著山東口音的老工人,將自帶的白面饃塞到了我手里,望著他那慈祥的父愛似的目光,我的心中熱浪翻滾,眼睛溢滿了淚水。

  浸透著青春和汗水的時光倏然而過。兩年后,作為有文化、有培養前途的青工,我幸運地成為場機關股室的負責人。又兩年,我光榮加入了黨組織,并拿到了成人高校中文專業的畢業文憑,隨后我被選調到局紀檢委,再兩年,晉升為科級干部,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,我未滿而立之年。

  江水浩蕩晝夜奔流,青山雄偉綿延依舊。時間腳步匆匆,我依戀的林區小鎮伴隨著祖國的成長與時代一起奔走。

  二十一世紀璀燦炫目的曙光照耀著家鄉的小鎮,時代變遷,社會進步,在祖國日新月異、蓬蓬勃勃的發展進程中,臨山臨水的林區小鎮也迎來了新的歷史機遇。一場林區擴建改建、惠民安居的戰役打響了。白天黑夜,酷暑嚴寒;在筑路工地,在樓盤小區,在公園景點……一支支由干部職工、學生群眾組成的建設大軍,甩開臂膀,揮汗如雨,沒日沒夜地奮戰在勞動現場。沸騰的一天天,澎湃的一年年,伴著星光月光,樹葉黃了又綠,我的過去偏遠落后的林區小鎮啊,你終于煥然一新地改變了模樣!

  一條平坦如砥、寬闊的柏油馬路連接了外面的世界,道路兩旁的云杉、樟子松亭亭如蓋,郁郁蔥蔥。整齊劃一、別具建筑風格的樓房星羅棋布,遍及小城,學校、職工醫院、文化宮、居民小區……統統囊括其中。依偎松花江岸邊的水草豐美的月牙湖公園,吸引了天南地北的游客前來觀賞,碧波粼粼、如夢如幻的月牙湖,一方秀水,惟見一對對衣著時尚、靚麗的青年情侶,泛舟湖上,倩影和笑聲鋪展于水面;國家4A級景區的“懸羊嶺”“媽媽頂”每天更是游人如織,遠近聞名。漫步小城的大街小巷,所到之處,所見所聞,老人孩子的幸福微笑,就是這里翻天覆地變化的真實寫照。而最為賞心悅目的是,曾經荒涼無邊的崇山峻嶺重新披上了綠裝。

  進入新時代,企業停伐后,林區已邁向轉型發展的快車道,聽啊,高亢嘹亮、全面振興的號角在充滿希望的森工大地吹響;看啊,意氣風發的林區人敞開胸懷,擼起袖子,紛紛投身這場波瀾壯闊的偉大的變革中。如詩如歌、壯麗輝煌的新時代,我與我親愛的家鄉小鎮一起,牽手憧憬,精神抖擻地同步起航,比翼齊飛……

  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